新闻中心 / NEWS
行业新闻
首页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走进“亚洲最大展览温室”

发布者:管理员 发布时间:2011-09-02 浏览次数:510次

 

    作为上海“十一五”期间的重大生态工程,位于申城西南的辰山植物园中的核心展区——总面积为亚洲最大的三座温室已向社会开放。辰山植物园的主要功能之一,是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植物种质资源研究,在 “亚洲最大展览温室”中,普通游客可以触摸到难得一见的“植物新世界”,以及它们背后体现出的生态环保新理念。

三个单体温室
    亚洲最大展览温室,实际上由3个单体温室组成,皆为金属骨架和玻璃墙构造而成的建筑,卧在一片嫩黄的草坪中,好似几条“蚕宝宝”。负责人介绍,3个单体温室分别是珍奇植物馆、沙生植物馆、热带花果馆,总面积达12608平方米,不仅样貌与我们概念中的温室截然不同,而且内部采用的自动气候控制系统,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创造着适宜的生长环境,从而形成丰富、秀美、奇趣的热带风情植物景观,物种和规模在全国首屈一指。
温室一:珍奇“绝情谷”
   

    一进门,视线就被几株错落有致排在一起的植物吸引住了。一株“小草”几厘米高,叶子像小姑娘的发夹,上面却沾满细小的黑色飞虫;另一株比它略高些,长着一个颜色鲜艳的漏斗形“大嘴”,花非花,叶非叶,再往漏斗里面看,底部也有好几只飞虫。这几株植物看起来挺娇贵,都养在平素封闭的玻璃箱中,但奇怪的是,不知这些小虫是怎么进去的,更不知为何它们如此不顾一切“扑”进去。“都知道虫子吃草,草其实也能吃虫。矮的那个叫作捕蝇草,高点的叫猪笼草,它们有个共同‘爱好’:吃肉。”温室群负责人、园艺师杨庆华笑着解释,植物吃虫,这是大自然进化的功劳。因为原生地环境贫瘠,植物经过长期进化,形成了用来捕虫的特殊叶片——捕虫器,可诱捕昆虫甚至小鸟等各种动物,它们因而被称为“食肉植物”。可能,正是这种强大的诱惑力,在玻璃箱门偶尔开关的间隙,把虫子们招了进来。
“可以说,大自然进化的伟力,在这些植物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珍奇植物馆的主题,即为‘生存与进化’。”杨庆华介绍,整座珍奇植物馆,展览面积为2767平方米,收集展示的奇特植物达1400多种。要说其中最令人倍感神秘与刺激的,还要说“绝情谷”了:这里本名“蕨类山谷”,一股股喷雾自四面八方静静喷射,将整座“山谷”幻化如仙境。踩着湿滑的石头一步步前行,两侧的山石遍布青苔,骤然间,一株巨大的植物从半山处横亘而出,树冠犹如巨伞挺立。“它叫桫椤,是现存唯一的木本蕨类植物,它曾与恐龙一样,同属 ‘爬行动物’时代的两大标志。”杨庆华说,“桫椤现已极其稀少,名列中国国家一类8种保护植物之首。”

温室二:沙漠中的“智慧”
    从珍奇植物馆走进沙生植物馆,景色陡变。刚刚如同热带雨林一般的绿色,顿时被黄色取代,矗立在门口“迎客”的,是十多株高达七八米的“巨人柱”仙人掌,令人如同置身美国好莱坞的 “西部片”中。“沙生植物馆的主题是‘智慧用水’,面积4320平方米,是全球面积最大的沙生植物馆。主要包括美洲植物区、非洲植物区和澳大利亚植物区等,集中展示美洲、澳洲和非洲等地多肉植物1000余种。”杨庆华说。
一边走,一边看:终生只有两片叶子的植物,是一株毫不起眼的百岁兰,两缕长发悠然垂下,原产纳米比亚,是多肉植物中唯一的裸子植物;能装下2000公斤水的植物,是代表澳洲植物区的昆士兰瓶树,上下皆细中间肚圆,形似一只大花瓶,又像弥勒佛的肚子,它的肚量可不小,可以说,世上再没比它更能存水的植物了;能造小船或者小屋的植物,是名字可爱的猴面包树,故乡在非洲,它不仅可以提供淡水,甚至能改造成独木舟或小屋,被人称作“生命之树”;“沙漠是生命的禁区,但不断进化的生命,却能够以各种方式战胜沙漠,从自然中汲取养料,与环境和谐相处,就像从沙漠中找到水,利用水的智慧。”杨庆华说,“这是值得我们欣赏与思考的生命奇迹。”

温室三:“花与果”之美
    如果说珍奇植物馆的特点是“珍”,沙生植物馆的特点在“智慧”,那么,三座温室中面积最大的热带花果馆,其特点就应该是“美”了。总面积达5521平方米的热带花果馆,由风情花园、棕榈广场和经济植物区组成,收集展示植物种类600多种,其主题是“花与果”。一进门,便是下沉式的地中海风情花园,高大的旅人蕉舒展着长叶,鲜艳的凤凰木与凤眼果“双凤迎客”;向里走,原产马达加斯加的霸王棕,搭配着各种颜色的花卉,一片南国风光;再向里,一帘瀑布从“山洞”中倾泻而下,人们可以沿路一直向上,再沿着透明的天桥回廊登上温室的高处,从顶端另一个角度欣赏热带风情。

    在馆内假山处,园方特意将几株具有佛教文化特色的“五树、六花”植物,如菩提树、无忧花和贝叶棕等围种周围,使人们在美景中体会佛教文化的意境与美。一旁,还有一株名为神秘果的国宝级珍贵植物,据说它的果实中含有神秘素,甚至能改变人们的味觉,人吃了神秘果后几小时内再吃酸的食物,酸食也会显著变甜,奇妙异常。

四大镇馆之宝
    三大展览温室聚集来自五大洲的珍奇花木,特色各异,目前共展示植物达3000多种,还不断有最新的展品进驻。在历经多年全球搜集的展品中,园方特意推选出四大“镇馆之宝”。见血封喉 “这可是世界上最毒的树,它洁白的树汁,奇毒无比,若误入眼中,会双目失明;由伤口进入人体内会引起中毒,人会在二三十分钟内死亡。”杨庆华介绍。作为热带地区植物,见血封喉在我国种群数量极为稀少,被列为国家珍贵保护植物,而辰山植物园所引种的一株,姿态极为优美,难得一见。菩提树 菩提树一直被佛教视为圣树,“作为热带地区的观赏树木,菩提树的根系压力很大,清晨常可见树叶分泌出水,由叶尖滴下,这也是菩提树适应环境的进化形态。”杨庆华介绍,“辰山植物园目前引种的一株菩提树,高达13米,在全世界温室栽培的菩提树中,极为罕见。”
贝叶棕 与菩提树类似,贝叶棕也与佛教有关。“贝叶棕的叶子,仿佛手掌一般散开,叶宽大、坚实、柔韧,古印度用其叶刻经文,称之为‘贝叶经’,可保存数百年而不烂,是小乘佛教的礼仪树种。”杨庆华说,“贝叶棕是世界上分支花序最大的植物,一生结一次果实,开花果熟后就会死亡。辰山植物园中引种的一株贝叶棕,高达11米,在温室栽培中极为罕见。”油橄榄 油橄榄是著名的木本油料兼果用树种,被称为“植物油皇后”、“液体黄金”,含有丰富优质食用植物油——油橄榄油,主要分布于地中海国家。“辰山植物园的这株油橄榄,树龄已达300多年,堪称世界温室栽培中最古老的植株,形态雄伟,值得一看。”杨庆华说。

一串幕后故事
    前后历时5年筹建的上海辰山植物园,精华在这温室群,运营投入不菲,上海的园艺专家们在植物引种过程中,也耗费了无数心血。比如,在珍奇植物馆中心位置的一棵黄葛树,引种过程充满了困难。据辰山植物园副园长黄卫昌介绍,这棵黄葛树被发现于云南山区的一片甘蔗地里,它的气生根在数十年里绞杀了一棵名为“羊蹄甲”的乔木,随后它自身倒伏,另一组气生根与绞杀根撑起了庞大树身,最终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门洞,蔚为奇观,生动体现“绞杀”、“附生”等热带雨林植物的生存概念。

    2009年,当辰山植物园的专家找到这棵树时,它正濒临死亡。植物园专家马上对这棵树采取保护措施,此后又三次前往,联系引种事宜。去年年底,辰山植物园温室建设中,黄葛树正式搬移引种。植物专家们为了保证在起挖和运输过程中水分不流失、温度不降低,专门给它包裹了50床浇水的棉被,当地政府还为此从山里开出了一条能通车的道路。当时全国范围内柴油紧俏,运送大树的卡车,中途多次断油。上海的专家团队多方协调,最终经历5天5夜,方才将它安全运到上海。植物专家根据植物生长的需求,模拟出黄葛树在原地的原始生长土壤环境。目前这棵树长势很好,树身上又附生出石斛和酸角,石斛开出一串串黄色的花朵,非常漂亮。

    黄卫昌告诉记者,植物园建温室,主要是确保园内植物的多样性,为那些不能在上海自然条件下生长的植物创造生长的条件,具有科研、观赏、科普教育等多种功能与价值。从2009年开始,植物园的专家团队跑遍了全国各地,引种了3000多种热带、沙生植物,总数将近20万株,目前的存活率维持在100%。在他们看来,展览温室不仅是活植物的博物馆,也是集植物学、建筑学、生态学、建筑环境工程学等多学科为一体的综合系统。温室的建筑采用弧形的大跨度铝合金单层网壳结构,三角形分块夹层玻璃覆盖,形态独特,轻盈通透。同时建有雨水收集回用系统,最高可供温室植物7天浇灌用量;温室还利用可再生能源,采用独立分区的智能环境控制系统,突出单个温室的环境条件,内部形成多种气候类型,以适应来自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生长需要。